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樱之花

叶散的时候,你明白欢聚;花谢的时候,你明白青春.

 
 
 

日志

 
 
关于我

分类中“我的实验室”是我在日常工作中的一些知识总结,有些写的比较匆忙,可能大家在阅读时会产生困扰,后期有时间我会重新整理编辑,谢谢大家的到访,您们的支持是我前进的动力!

网易考拉推荐

爱的谎言  

2011-07-21 11:10:45|  分类: 网络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代风景

  贾利娉

  我递过一盒巧克力,母亲并没有立刻伸手接,而是看着我欲言又止。我对她说:“妈,你有什么就尽管说吧。” 

  她把手放在围裙上擦擦,接过巧克力,说:“闺女,你能不能拿一点钱出来,让我和你爸把这老屋翻了重盖?”我心里一颤,看着母亲身后的老屋,一副破败凄凉的样子,确实该重建了。

  我装着考虑,心里却在为难。毕业几年来,独自一人在异乡闯荡,对父母我总是报喜不报忧,为了让他们放心和宽慰,我甚至撒谎,说自己在一家很有名气的制药公司工作,待遇和福利好得不得了,住的宿舍跟城里的公寓条件一样,什么都有,并且还有很多同事和朋友关心照顾我。其实,在那座大学生满街的城市里,我没有固定的住所,没有稳定的收入,身边也没有肯听我诉说苦闷的人。每个月,节衣缩食省下几百块钱寄回来,再除去基本的生活费用,所剩无几。

  是对家的惦记和对父母的爱,支撑着我坚持下去。每次逢年过节回家探望,我总是竭尽所能买些他们没见过的新奇食品和款式新潮的衣服带回来送给他们,我想让生命中最亲爱的人相信,我在外面过得很好。这次回来,为了买一对金耳环送给母亲作生日礼物,我在夜市整整摆了四个多月的地摊。

  “你要是为难,就算了。”

  “妈……”我嗫嚅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母亲转身要走,我一把拉住了她,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你这孩子,妈……”我用手阻止了母亲的解释,几年来的辛苦和委屈,一下子像倾泻的洪水,让我号啕如两三岁的孩子。

  一边哭,一边诉说我的真实处境,说到最后,眼泪也干了,母亲在旁边却听得泪流满面,她摸着我的脑袋,呜咽说:“傻闺女,你不该瞒家里。”看着母亲苍老的脸,我不由得后悔自己的冲动,真不该说出来。一直到我离开家,父亲和母亲都像对失散复得的孩子那样,小心翼翼地疼爱我,像是弥补什么。其实,是我亏欠他们,念书的时候不好好用功,花了他们很多积蓄,只上了一个二三流大专院校。

  坐在往回返的火车上,我无意中发现包里揣了一千块钱,还有一张字条。

  纸条上,是父亲歪歪扭扭的字,他说,母亲之所以对我提出那个要求,是看我每次回去都买那么多东西,怕我在外面乱花钱,想替我存点,其实,家里盖屋的钱早就攒够了,只等忙秋之后就动工,让我不要担心,还嘱咐钱该花就花,别委屈自己。

  望着车窗外,不断掠过的老家景色,我的眼泪又一次忍不住流了下来。

  我递过一盒巧克力,母亲并没有立刻伸手接,而是看着我欲言又止。我对她说:“妈,你有什么就尽管说吧。” 

  她把手放在围裙上擦擦,接过巧克力,说:“闺女,你能不能拿一点钱出来,让我和你爸把这老屋翻了重盖?”我心里一颤,看着母亲身后的老屋,一副破败凄凉的样子,确实该重建了。

  我装着考虑,心里却在为难。毕业几年来,独自一人在异乡闯荡,对父母我总是报喜不报忧,为了让他们放心和宽慰,我甚至撒谎,说自己在一家很有名气的制药公司工作,待遇和福利好得不得了,住的宿舍跟城里的公寓条件一样,什么都有,并且还有很多同事和朋友关心照顾我。其实,在那座大学生满街的城市里,我没有固定的住所,没有稳定的收入,身边也没有肯听我诉说苦闷的人。每个月,节衣缩食省下几百块钱寄回来,再除去基本的生活费用,所剩无几。

  是对家的惦记和对父母的爱,支撑着我坚持下去。每次逢年过节回家探望,我总是竭尽所能买些他们没见过的新奇食品和款式新潮的衣服带回来送给他们,我想让生命中最亲爱的人相信,我在外面过得很好。这次回来,为了买一对金耳环送给母亲作生日礼物,我在夜市整整摆了四个多月的地摊。

  “你要是为难,就算了。”

  “妈……”我嗫嚅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母亲转身要走,我一把拉住了她,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你这孩子,妈……”我用手阻止了母亲的解释,几年来的辛苦和委屈,一下子像倾泻的洪水,让我号啕如两三岁的孩子。

  一边哭,一边诉说我的真实处境,说到最后,眼泪也干了,母亲在旁边却听得泪流满面,她摸着我的脑袋,呜咽说:“傻闺女,你不该瞒家里。”看着母亲苍老的脸,我不由得后悔自己的冲动,真不该说出来。一直到我离开家,父亲和母亲都像对失散复得的孩子那样,小心翼翼地疼爱我,像是弥补什么。其实,是我亏欠他们,念书的时候不好好用功,花了他们很多积蓄,只上了一个二三流大专院校。

  坐在往回返的火车上,我无意中发现包里揣了一千块钱,还有一张字条。

  纸条上,是父亲歪歪扭扭的字,他说,母亲之所以对我提出那个要求,是看我每次回去都买那么多东西,怕我在外面乱花钱,想替我存点,其实,家里盖屋的钱早就攒够了,只等忙秋之后就动工,让我不要担心,还嘱咐钱该花就花,别委屈自己。

  望着车窗外,不断掠过的老家景色,我的眼泪又一次忍不住流了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